看南部网

【全民聚焦】死人领欠款?南部县石河镇政府财务到底怎么回事?

 二维码

4月9日,我们发布一篇名为:“【另有他因】南部市民去世十几年,家人讨薪十几年只得一句“上面没拨款”?”的文章,文章主要陈述:

网友称自己的父亲在生前一直与石河镇合作,承包石河镇各村一些修桥补路的工作。从1998年到2008年我父亲一直与石河镇政府合作,2008年6月23日,父亲何*(死者)和我弟何*云(死者)在施工时因缺氧窒息死亡。至今石河镇欠款都还未付清。

今日,四川省新闻黄金30分也报道了此事,从父亲去世至今已经12年了,但政府迟迟没拨款。甚至最近网友还听说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,其中的一笔工程款被死后两年的父亲领走了!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死者怎么会领取工程款?

这些欠条,是2008年发现的。

何女士一家是南部县石河镇四合村人。4月13日,何女士告诉红星新闻,父亲何祥保生前和石河镇政府有过合作,承包当地各个村的路桥修补工程。2008年6月23日,父亲和堂弟在进行打井施工作业时,因为缺氧,导致二人意外去世。

何女士说,父亲去世后,家人在整理其遗物时,发现了多张欠条,都是多个村以村委会名义或时任村干部名义给父亲写下的欠条。在何女士提供给红星新闻的相关欠条复印件显示,这些欠条上的债务主要发生在2002年至2006年之间,有的欠条中注明是修桥工程欠下的欠款,有的是道路塌方修补工程,欠款金额从上千元到上万元不等。

村级债务台账中有何祥保的名字
“如果按照我们手上掌握的欠条金额,和之前跟各个村的账目比对,确定欠账有7万元左右。”何女士说,如果根据南部县石河镇政府在2007年清理核实债务建立的村级债务台账明细来看,当地共有7个村欠父亲10万余元。

追债

有部分村还钱

仍有数万元欠款未收回

何祥保去世后,其家人开始拿着在遗物中找到的欠条,找石河镇政府和涉事的村委会催债。

何女士说,最开始也没有很迫切地去追债,但因为涉及的村一直未归还欠款,最近几年才催得勤一些。“去找镇上,镇上让我们带上欠条挨村找各村书记收取,各村书记又说石河镇政府没有给他们拨款,又让我们找政府”。

何女士给记者罗列了村的还款明细

也有涉事的村陆陆续续归还了部分欠款,其中最多的一个村还了3000元,最少的还了400元。“都还没有完,只是还了一部分。”何女士说,截至目前,只收回了1.7万余元欠款。

对于何家找石河镇政府和涉事村催债的一事,张栋良比较清楚。张栋良是石河镇的前任镇长。4月13日,张栋良在电话里告诉红星新闻,他当年到石河镇当镇长还不到一个月,何祥保便去世了。下面多个村委会欠的债务,基本上都是此前何祥保在当地修补路桥时欠下的,“一个村上有什么活,他就去,村上修路、补路这些就是他去,但是钱没有拿到,有些村从办公经费里挤出一些给他,没有给完,有些村没有钱给”。

【进展】

镇政府出面协调

让涉事村每年按比例还债

这些债务何时能够还清?4月13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两名涉事村委会的干部,他们均表示村上没有收入,只能靠节省平时的办公经费来还债。
其中一名涉事村的村委会书记告诉红星新闻,债务都是此前村委会班子欠下的。至于是如何欠下这些债务,他并不清楚。不过既然有欠条,镇上的村级债务台账中也有记录,村上也认账,此前已经还了一些,目前还欠5000元未还。
4月13日,石河镇政府一位申姓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,他是去年才调到石河镇工作,但是知道部分村欠何祥保债务的事情,之前已协调相关村,每年年底待办公经费下拨到村之后,都必须按照一定的比例向何家给付一部分欠款,争取尽快还清,“我也给他们(村委会)说了,我们欠账,但不能赖账。镇上对此事高度重视,要求村上认真对待,协商解决”。
上述负责人说,因为当地村都比较偏远,没有集体经济收入,只能从每年的办公经费中拿出一部分用于还债。